塑料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25:18 阅读: 来源:塑料模厂家

清露纤指紧握,将满腹的屈辱隐忍。她想,只要她不屈从于他,他又能耐她何,大不了,一刀杀了她便是。

然而,她想错了,晨流对她半点无杀意,反倒对她温柔的如同丈夫对妻子,这让她越发疑惑,心思越重。

送来的饭菜,她眼皮动也不动。晨流来看她时,见饭菜原封不动地搁在桌上,红艳的瞳仁溜转,低笑道:“你不会想以死明志吧!”

清露原本不想睬他,见他话中有话,不由将心提紧,果然他笑过后,倏忽间步至她跟前,冷不防捏住她细弱的下巴,冲她吹着热气道:“你一天不吃饭,本座就一天杀一个眉洛山弟子!直至到你吃饭为止!”

清露耳根连抽,没想到他居然拿别人的性命来威胁她。心里越发酸胀的紧,红唇一咬,端起桌上的饭菜,也不管冷热,口味对否,大口吞起。

她吃得太急,连连被呛,眼泪唏哗一片,似乎这不是吃饭,而是上刑。

晨流瞧着这样的她,幽幽叹气,起身步至桌前,提起茶壶倒了杯热茶递给她:“慢些吃,又没人跟你抢!要是菜不对胃口,可让他们重做!”

她没有接茶,停下扒饭的动作,抬眸凝望着他。继而做出一个极为大胆动作,将茶杯一手夺去,将滚热的茶水泼在他脸上。

他没有避开,俊逸的脸庞被茶水汤得一片紫红。他抬手抚抚火辣的脸,顺手将粘在脸上的茶叶取下,不紧不慢地冲她道:“你最好乖乖地吃饭,不然……”

“杀了我吧!”清露不等他把威胁的话脱口,冲他嚷道。

“你是本座的师父,本座怎会舍得杀你!本座要你成为本座的女人!”

大概是清露的话激怒了他,他身躯一晃,直将她拥入怀中,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正视自己。

她眸里盈满了怒意,不停地晃头想避开,可是他哪里容得她逃避,冲着那张娇唇吻了去。

霸道狂烈的气息将清露包围,她被禁锢在他怀里,高大俊挺的身躯将她整个人环起,坚若铜墙铁壁的胸膛任她怎么捶打,怎么挣扎,也推不开。

他一把捏住她的双颊,强迫的撬开她的唇齿,继而攻城掠地,汲取她的芳甜。

她被激怒了,指甲划过他的手臂,血水迅即在他手臂上淌下,却仍没有放开的意思。她心一狠,冲着他唇瓣狠狠咬起,直咬得他眉头皱起,却仍然逃不过他的桎梏。

一滴滴清泪自她眼角滑落,咸涩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

他心口一揪,猛然间放开她,继而甩了衣袍,扬长而去。

清露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泪如雨下。不知自己这样会不会激怒他,毕竟现在人为刀俎,她为鱼肉。眉洛山那么多师弟师妹还有师父、师兄长老们的命都捏在他手里,她如何放心得下。

心一慌,忙追了出去,却因功力丧失,怎么都追不上他的脚步,反倒途中摔上一跤,痛得不轻。

她顾不得腿上的酸痛,爬起来,继续追,眼看就要追上,他却身影一晃,无了踪影。

她无助地呆立在原地,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却听到不远处的殿里传来男女的嬉笑声,她寻声找去,见他与三四个装扮娇媚的妖姬,正在行乐,呻*吟声、嬉笑声透过镂空的窗棱时不时传来。

她心口闷痛的紧,怎么都没想到竟会看到这么一副活生生的春宫图,她羞得撇开眼,却怎么都驱不走回响在耳边那急促地喘息声。

她失魂落魄地往回走,却已迷路,不知不觉竟走出了魔宫。

从她身边经过的妖魔,个个怪异地望着她,却不敢有上前来,毕竟晨流早有交待。

魔界,除了不像人间那样温暖,四季分明外,其余跟人间没多大差别,这里有街道,有酒肆就连客栈都有。人们作息有规律,日升而作,日落而息。

此时时间并不晚,街上三三两两有人穿梭。

清露看着这番景象,倒觉魔界似乎还挺安逸,想来这些魔众在晨流的治理下,倒也能安居乐业,不再四处寻滋闹事,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只是如今的她,在晨流三番五次的威胁恐吓下,已同惊弓之鸟,只要听到弓响,她就慌乱无措。。

她进了家酒肆,跟掌柜要了坛酒,大口大口喝起。

那掌柜见她不是魔界中人,不时想到魔神刚带回的女人,对她格外客气。

酒肆中人员繁杂,除了魔自然还有妖。

那妖王就坐在离清露不远的地方,见她喝得这么急,一双凤眸不时眯起。

一个被封了修为的修仙女,看似根骨不错,如果吃了她,定能快速助长修为,到时,哪用这般低声下气的给那小子当跑腿。

想到这,妖王提着酒坛朝清露步来,将酒坛往清露桌上一掷,冲清露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姑娘一个人喝,未免太闷了些,不如,让在下陪姑娘喝个痛快!”

清露瞥了眼妖王,她虽不识得妖王,但见他周身萦绕着团妖气,料定不是什么好人,忙撇过脸不作理。

妖王嘻笑,伸手上来扯她,那手劲带着实足的妖力,哪是清露能避开的。她挣了挣没挣开,反被妖王拖着,攥出了酒肆,直朝对面的客栈奔去。

妖王将清露扔至榻上,抚着她苍白的脸颊,嘻笑道:“想必仙子的味道与妖姬不同,不如今晚我们双修可好!”

清露诚惶诚恐起,没想到在晨流的眼皮子底下,这位妖王还敢如此放肆,看来他根本是不甘心臣服于魔神之下,一心想推翻魔神,好取而代之。

“可知我是谁?”清露冲他道。

妖王闻之轻笑:“管你是谁!本王非得到你不可!”

说时上来撕扯清露的衣裙。清露虽然害怕,但思维极清醒。她腕上系着枚铃铛,那是她跟晨流独有的联络方式,只要晃动铃铛,无论她在哪,晨流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这铃铛是她当初收晨流为徒时,晨流送给她的见师礼,后来遇上这么多事,她倒是没记得把铃铛取下。

其实她是舍不得,不想将这唯一的念想也丢弃。

而此时,这铃铛成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将手腕一提,那铃铛 “叮呤当啷”的响起。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第二更了哈,晚上还有哈!

灭火剂用白炭黑农药用白炭黑批发

阜阳PVC打孔管焊口检查评定&

淮安橡胶材料硫化氢腐蚀测试

石家庄环链斗式提升机价格

天门PE管弧形大弯头铺设准备工作

东风3吨洒水车低价

自贡安利产品价格大全自贡安利直营店下单配送

巴彦淖尔CPVC电力管大弯头制作工艺要求

净化设备有限公司清远净化设备处理

电池板多少钱回收旧太阳能组件多少钱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