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IPTV手机电视受制于三网融合

发布时间:2020-02-11 01:51:17 阅读: 来源:塑料模厂家

杨军山最近忙得不可开交。作为河北广电网络集团副总工程师,他除了参与数字电视业务,还要参与交互电视,以及基于无线广播的移动电视等多项业务。11月14日,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身边的数个电话接二连三响个不停。

他的工作日程上,唯独缺IPTV业务。这恰恰是中国电信业寄予厚望的新业务,UT斯达康董事长吴鹰曾把IPTV形容成“只用一根电话线,就能把国内外各大电视台的节目横竖看个遍”的新技术。但杨军山对其热情不高,“我不看好IPTV的市场前景。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政策上,现在时机都还不成熟。”

杨军山的心态折射出绝大部分广电行业人员的想法。和全国大部分省市一样,IPTV目前在河北省毫无进展,全国2200多个地方广电网络公司,参与IPTV推广的寥寥无几,只有哈尔滨、上海和广东省的部分城市里,IPTV得以商用,其他绝大部分地方广电系统均采取观望态度。

记者调查发现,导致IPTV商用止步最主要的原因,却是三网迟迟不能融合。

三网融合是个老话题,从上世纪末开始,国内就不断有专家提出要将广播电视网、电信网和互联网这三张网合成一张网,从而优化资源配置,打破新技术应用的行业壁垒。但数年以来,三网融合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其因何在呢?据知情人士透露,中移动战略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张立贵不久前私下向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基传请教过这个问题。这位信产部前部长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不知道。”吴基传和曾任中移动总经理的张立贵一样,对此也十分困惑。

IPTV、手机电视受制于三网融合

6年前,依赖小灵通起家的UT斯达康在美国加州成立了IPTV技术研究实验室。6年过去了,小灵通业务早已风光不再,其创始人吴鹰由此放弃了小灵通和3G业务,投巨资押宝IPTV。但是IPTV却至今未能像预期的那样,带领UT斯达康再次腾飞。

像UT斯达康这样冀望于三网融合的技术体系下推广新业务的电信企业不在少数。电信企业基于三网融合,推出了两大业务方向,一个是基于电信网、通过固话运营商与广电合作推出的IPTV业务,另一个在移动运营商与广电系统合作的基础上推出的手机电视业务。

UT斯达康在IPTV上已经投入上亿美元巨资,每年将海外30%的IPTV销售收入投入研发,并成立了美国加州、中国杭州和深圳3个IPTV研发中心,拥有数百名技术研发人员。同时将IPTV业务重心由日本、北美等地区调整到了中国本土市场。

目前电信运营商和电信设备商几乎在中国的每一个城市都屯兵备战,做好了IPTV商用的准备,但是尽管万事俱备,但东风还是没有来。对于在中国市场的投入何时能获得回报,UT斯达康有些迷茫。“我们不能说是今年收获,还是明年,这一切都要看广电。”伍雯弘说。

中兴通讯是另一家在IPTV业务上投入巨资的电信设备商,其研发人员已经达到1000人,在国内外市场同时推广IPTV业务。中兴通讯IPTV产品总经理俞义方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一切取决于政策的突破。

另一项基于三网融合技术下的业务则是手机电视。手机电视和IPTV一样,自诞生之日起就烙上了广电和电信两大阵营博弈的胎记。

国家广电总局率先牵头成立了手机电视技术研究工作组,并于2006年10月24日颁布了自主研发的手机电视标准CMMB。据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电视研究所所长杨庆华透露,CMMB出台以后,广电总局正在统一制定移动多媒体广播的管理政策,以规范手机电视未来运营模式。

CMMB一面世,就遭到了部分专家学者的质疑。中科院声学所研究员侯自强公开向媒体表示,广电推出CMMB标准的目的只是为了获得手机电视的主导权。如果广电通过卫星广播方式单独来做手机电视,将导致运营成本的大幅提升,并有可能难以保证服务质量。

针对广电的行为,电信业迅速做出了反应。据了解,电信部门正在牵头制定另一套移动电视标准,准备与CMMB一争高下,竞争国家标准。而UT斯达康和中兴通讯为了不在这场争斗中错失良机,同时加入了这两个标准工作组。

杨军山则透露,他们已经推出基于CMMB标准的移动电视产品,但是由于设备价格昂贵、性能不稳,市场反响不是很热烈。“将来的手机电视产品肯定是要融合广电网和电信网,利用移动通信网络做点播和回传,用广播的方式接收和收看。”他说。

电信和广电融合的政策障碍仍未扫除,无疑给手机电视产业的发展前景投下了阴影。

广电中间层的阻力

在三网融合的问题上,信产部和广电部门已经进行了多年的沟通。“双方至少在技术的融合上不再存在分歧,关键是政策层面和利益层面双方仍未取得共识。”11月14日,信息产业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杨培芳告诉记者。

他认为,在政策层面,中央对网络的管制和内容的管制并没有明确规划,电信部门可以管内容,广电部门也可以管网络,造成政策管制的混乱。而在三网融合的实际操作过程中,双方又存在利益冲突。

广电和电信过去都是独立经营,一旦推广基于三网融合的IPTV业务,各自垄断的局面便被打破,垄断企业的利益问题就被牵扯出来。“党中央态度很明确,三网融合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但是落实到具体业务上,电信业真正要去跟省市级广电系统谈融合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杨培芳说。

UT斯达康自2003年正式立项IPTV,到2005年1月独中哈尔滨网通的IPTV商用项目,到2006年6月中标上海电信的IPTV商用项目,负责为上海15个区局中的8个区局提供IPTV系统及增值业务,3年历程可谓关卡重重。

“2005年之前我们能不能上IPTV,要看广电总局的态度,现在IPTV能不能在全国推广,我们又要看多个地方广电网络公司的态度。包括电信运营商在内,我们每一天都在不停地跟广电部门沟通,做说服工作。”伍雯弘说。

目前国家广电总局对IPTV运营牌照严格控制,上海文广、央视国际、南方广电传媒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获得了4张IPTV牌照,其中前三者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业务,但是IPTV得以商用的城市却只有上海和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网通与上海文广合作,由UT斯达康独家提供系统设备;上海则是中国电信与上海文广合作,由UT斯达康和中兴通讯等设备商共同提供系统设备。

2200多个地方广电网络公司,大部分对IPTV持抵制态度,他们有自己的理由。

“在电信网上搞IPTV,困难非常大,我们并不看好。IPTV的技术还不是很成熟,网络资源也不够,版权保护也没有得到解决,国内标准也不统一,很多问题都困扰着它,这样的情况下搞搞测试和宣传还可以,但是搞运营还早得很。”杨军山对此直言不讳。他认为,广电系统已经推出了基于三网融合技术下的数字电视,各地广电系统把主要精力都放在数字电视的发展上,IPTV在三五年内无法对广电的数字电视造成冲击。

在杨军山看来,现在谈三网融合为时尚早,等互联网、广电网、电信网这三个网进一步发展成熟以后,当每个网都可以成为全业务网的时候,三网融合自然是水到渠成。

杨的观点在广电系统具有普遍代表性。但是显然与电信业主张三网融合的观点背道而驰,杨培芳就斥责这种观点过于落后。

目前哈尔滨有将近8万IPTV用户,上海有将近3万用户。但是据伍雯弘介绍,在其系统上使用IPTV的中国用户将近15万,除了哈尔滨和上海“合法运营的地盘”以外,在浙江、广东、云南、福建等地还分布着大量的IPTV用户,只是这些地区没有获得广电总局许可的本地运营牌照,属于试点区域,不能算作商用。

UT斯达康在全国有40多个这样的试点城市,在这些城市,UT斯达康只能“委婉”跟电信运营商单方面合作提供IPTV业务,几乎没有收益。但是不断上涨的用户群,却让UT斯达康看到了市场需求。“只要突破政策壁垒,IPTV前景不可限量。”伍雯弘认为。然而如何突破政策壁垒,如何说服各地区广电系统放行IPTV,却是真正的难题。

“让市场来决定吧。如果IPTV真正具有市场价值,终究会突破利益层面的纠葛。”杨培芳还是看好三网融合的前景。

盗墓笔记七星鲁王宫小说

诛仙小说免费网站

雨宫琴音ed2k

小泽玛利亚电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