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好莱坞影视特效在中国

发布时间:2020-06-29 16:31:13 阅读: 来源:塑料模厂家

——专访Base FX 视觉特效和动画公司CEO Christopher Bremble

美国电影人用了很久才达到现在的水准,估计中国也不会轻而易举就能实现。但是估计再过几年,国内的电影人就能更高效地用特效来讲述故事了

2010年中国电影票房收入101.72亿元,2011年全国电影票房达到131.15亿元,今年的前六月全国的票房就已经突破了80亿元。在这些数字的背后,无论是好莱坞大片还是中国大片,能够将观众吸引进入影院的,除了影片的故事,更多的是大银幕所能够带给观众的视觉盛宴,而这些要部分归功于特效团队的精心制作。

在2012年国产大片当中,《四大名捕》的特效画面表现得尤为抢眼,让其赢得了2亿多得票房,而这些特效是由一位美国人带领着中国的年轻特效团队制作完成的。面对目前中国尚不成熟的电影特效行业,探究特效行业的发展思路显得尤为重要。为此,我们专访了Base FX 视觉特效和动画公司CEO Christopher Bremble先生(以下简称Christopher Bremble)。

进入中国

《中国新时代》:Bremble先生,电影特效走入中国电影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是什么样的机缘让您在中国开设一家影视特效制作公司?

Christopher Bremble:其实我并不是刻意要在中国开公司。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是在2002年,当时是以顾问的身份负责一个娱乐项目的制作,接触到了几个刚刚起步的小型CG公司。2003年,我回到洛杉矶拍电影,并决定把特效拿到中国来做。这在当时看来是一件很不可理喻的事,但我骨子里就有这种敢作敢为的魄力。找到一家合适的特效公司并不容易,我们当时大费周折,最终找到了一个很有激情很有创意的团队。这部影片的后期特效制作花了大概一年的时间,之后,我又有幸和这个团队制作了一部灾难片。

2005年的时候,我就决定专注到电影视觉特效上来,主要原因在于,之前一起合作的这个团队年轻有为,他们每个人都很有抱负而且有毅力。算起来,我们相识已经有十年了,当时的团队有一半的成员仍然是Base的核心。成立Base真不是经过精心准备和策划的,而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发生的──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间和场合聚到了一起,从而碰撞出这么精彩的火花。

《中国新时代》:中国有句俗话叫“万事开头难”,在创始之初,没有任何国内人脉的情况下,公司是如何运转的?

Christopher Bremble:创始之初,我们的计划是进行基础的视觉效果制作,所以我们把公司命名为“基础视效(Base Effects)”。最开始的业务大部分来自我在北美做编剧和导演时的人际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客户也越来越多。第一个国内项目是2006年的《白银帝国》,我们负责了一些数字绘景的工作,还制作了一群活灵活现的CG狼。通过这个项目,我们和姚树华导演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从而也促使我们接触更多的国内导演,进行更多国内项目的制作。

《中国新时代》:据我了解,Base FX 2010年和2011年连续两年获得了艾美奖最佳视觉效果奖,这对于Base FX 或者中国特效行业有怎样的意义?

Christopher Bremble:Base FX凭借HBO的《太平洋(601099,股吧)战争》和《海滨帝国》连续两年获得艾美奖,这让中国乃至亚洲实现了零的突破,让全世界知道了中国在视觉特效方面的实力,而这些镜头是由公司内中国的艺术家完成的,这也为我们拓展了国内市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中国新时代》:在您看来这两座艾美奖杯是否可以说是公司发展的最大转折点?

Christopher Bremble:其实这只能证明我们公司的制作水平和能力,在我看来公司更大的转折点是从制作《关键第四号》的特效开始算起。这是我们首次与业内巨头工业光魔合作,制作了40个镜头,完成了影片中CG怪兽相关的两场主要的戏份。工业光魔是特效行业的鼻祖,在合作过程中我们学到了如何一步步取得成功──关注细节,不断进行小的调整,从而更好地体现出真实性。

起步中的中国特效

《中国新时代》:您在中国特效行业已经工作了这么久,怎样看待中国特效行业目前的发展现状?

Christopher Bremble:中国的特效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国内的导演和制片人同北美的电影人一样,对于特效有很大的期待,但是国内的特效行业在制作能力上比北美要落后15到25年,存在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国内的艺术家们年轻,有冲劲,有想法,但是缺乏经验,有时候不知道哪种方式或者哪些工具适合解决哪些问题。

国内的电影人和观众之间也存在断层。观众把电影作为一种娱乐形式,因而更多的时候会倾向于国际大片,这些片子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便是视觉特效。但是国内电影人或者说整个行业仍是将电影定位为艺术或者文化。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走进电影院去体验影片所带来的体验,相信中国的“娱乐”电影会越来越多,对于特效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

《中国新时代》:国内的特效电影公司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是什么?

Christopher Bremble:视觉特效是一个很艰辛的行业,有太多的公司纷纷倒闭,幸存下来的只是少数。以Base FX为例,我们也经历过举步维艰的时刻,面临着核心员工离开、项目突然取消等问题。我们的经验就是,要生存下来必须有做大事的雄心和做实事的耐心,要储备足够的流动资金,不要盲目成长,而应按照客户和项目的需求扩大公司规模。

《中国新时代》:据我了解,Base FX内90%的员工是由中国的年轻艺术家组成,公司内部如何对他们进行培养?

Christopher Bremble:他们年轻、有创意。Base FX会为每个艺术家制定一个两年计划,既规划职业目标也明确薪酬及福利,还会努力为他们创造机会让他们去国外生活和学习一段时间,增长见识,并提高技术水平。Base FX一直在打造一种平等沟通的透明化文化。对于公司运营方面的意见或者对于更高效流程的提议等等,他们都可以跟主管领导反馈,或者直接告诉我。而且公司任何人都可以在公司内部网站上匿名发布信息,我们会根据这些反馈及时给予答复或进行相应的调整和改进。

尽管很多人认为做电影特效是件很酷的事,但这个行业并不适合所有人。你必须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如果你觉得有点无趣,那么你就不适合从事电影特效。最好的艺术家要专注于最细微的细节,并能从细小的问题中发现可能引发的大问题。Base FX比较青睐素质高的艺术家,他们有很强的进取心,善于沟通,细心而且相信成功源于勤奋。技术能力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电影特效是创意产业,工作效率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赖于技术的不断提升。

一路向前的中国电影特效

《中国新时代》:电影特效占好莱坞电影的比重越来越大,与美国好莱坞电影人相比,中国电影人对特效的要求有什么不同?

Christopher Bremble:在我看来,由于行业发展比较成熟,美国导演对于特效的运用更得心应手,也就是说,他们会有更多的需求,也更了解特效能够为影片带来什么。国内的电影人仍处于初始的认知阶段,他们需要知道哪些效果容易实现,哪些比较困难。所以,有时候我们会得到一些无法实现的要求,因此,我们就得花时间向客户更详细地解释特效的制作流程。有时候,为了减少预算,国内的影片在拍摄时往往没有聘请专门的CG总监或现场视觉效果指导,这给后期制作带来很多的困难,反而增加了成本,甚至导致影片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美国电影人用了很久才达到现在的水准,估计中国也不会轻而易举就能实现。但估计再过几年,国内的电影人就能更高效地用特效来讲述故事了。

《中国新时代》:特效对商业电影的意义重大,它在中国电影中的作用是什么?

Christopher Bremble:视觉特效对于电影故事和画面而言,通常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创意镜头采用实拍素材与CG素材结合的形式,甚至全CG制作。影片中采用特效时通常是因为镜头无法直接拍摄,或拍摄成本太高,或拍摄起来太危险。全球化的发展增长了人们的见识,许多本来遥不可及的景色和体验已经能在电影院里轻而易举获得,人们越来越渴望全新的未曾经历过的世界。中国本身就是一个有历史的文明古国,中国的电影强调很强烈的文化气息,如果能够合理的运用特效,会让影片锦上添花,从而吸引国内乃至全球观众的眼球。

《中国新时代》:与美国好莱坞相比,中国电影特效的商业价值是什么?

Christopher Bremble:特效能给电影带来什么价值要取决于电影的类型。对于剧情片或爱情片来说,我觉得特效的增值空间不大。这些类型的片子能否卖座靠的是故事及演员,特效只是担当了辅助的角色。对于动作片或科幻片而言,我觉得特效担当了非常关键的角色。

全球最卖座的50部影片中有49部都是特效大片,特效的商业价值体现得淋漓尽致。特效能够制作出全新的体验和全新的世界,这是观众所渴望的。中国市场的这种电影体验刚刚起步,中国电影在国际市场上有很大的上升空间。《阿凡达》的上映满足了人们的期望,也开辟了电影特效的新天地。特效逐渐主宰了好莱坞大片,成为举足轻重的“主角”,占了影片全部预算的30%,而《阿凡达》的特效的投资则高于40%。

在中国,目前仍然是以影星为主角,特效仍然仅仅是辅助作用,预算往往不到北美影片特效预算的10%。2010年之前,国内影片的特效预算非常低,导致我们没法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特别出彩的效果。现在,国内影片的特效预算也不高,但是只要仔细规划、合理指导,我们还是能够在有限的资金内取得一定的成果。预计在5到10年内,这种低预算的情况会逐渐得到改善。我们相信国内电影行业会取得蓬勃的发展,我们也会在客户能负担的范围内提供最好的服务。

未来之路

《中国新时代》:面对当前国内特效行业的发展,未来的市场会有怎样的变化?

Christopher Bremble:现在,大牌导演开始组织了自己的特效团队,期望能够在制作自己的电影时有更多密切的配合,并能盈利。这种趋势跟美国特效史相吻合,我觉得这种状况会持续两三年的时间。之后,小团队的运作成本会变得相对太高而无法经营下去。3到5年之后,中国市场上会出现两三家主要的特效公司在各自最擅长的领域一枝独秀的情况。中国的电影产量也可能会在未来几年下降一半,这会让中小型特效公司的业务青黄不接,难以生存。

《中国新时代》:Base FX 在行业中的发展优势是什么?

Christopher Bremble:相对而言,Base FX则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双管齐下,在承接国内业务的同时,也因为长久以来的高水准服务与工业光魔达成战略合作,而且在北美电视圈已经取得了良好的口碑,目前在美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就算国内的特效行业出现业务下滑的情况,我们仍能保证公司有足够的业务。这是很多国内的竞争对手无法跟上我们的发展步伐的原因。

《中国新时代》:尽管未来几年国内电影产量可能会下降,但今后特效行业在中国电影中的运用一定会更加广泛, Base FX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Christopher Bremble:我们在国内行业的目标仍然是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用高质量的特效帮助导演讲述故事。如今有很多导演期望制作娱乐大片并在海外取得良好的票房,不可否认的是,出彩的特效会起到很大的作用。我们已经完成了120部影片,上万个镜头。我们知道高质量的镜头需要哪些元素。同时,通过与工业光魔合作,我们也有了更高的标准,有实力承担更大的制作项目。

从公司的规模和技术能力来讲,我们的工作效率更高,从而为客户节省的时间和成本。现在有太多的公司低价竞标,却在制作过程中不断要求延后交货日期甚至无法完成制作任务。我们觉得,Base FX无论是在成本还是质量上,都是国内电影人很好的选择。

今年5月,我们与工业光魔达成战略合作协议,Base将参与到更多好莱坞大片的特效制作。迄今为止,我们已经完成了《关键第四号》、《超级8》、《碟中谍4》和《特种部队2》四个项目。有时候我们承担的只是辅助作用,有时候我们会进行某些镜头的完整制作。这些好莱坞大片的制作也推进了我们国内项目的水准,让我们得到更多国内导演的青睐。这次的合作将会在未来几年为中国培养更多的年轻艺术家,从而提高中国整体特效水平。总的来说,今后我们不仅会随时准备为国内客户服务,而且会更注重团队的培养并建立全球客户群,以适应未来的发展。

成都年会活动

成都设备租赁公司

成都活动策划公司

相关阅读